毕淑敏 《柔和》


柔   和

毕淑敏

(来源: 毕淑敏 公众号 ID:bishumin_xingfu)

 

         

“柔和”这个词,细想起来挺有意思的。

先说“和”字,禾苗和口两部分组成,那含义大概就是有了生长着的禾苗,嘴里的食物就有了保障,人就该气定神闲、和和气气了。

 

这个规律,在农耕社会或许是颠扑不破的。那时只要人的温饱得到解决,其他的都好说。随着社会和科技的进步,人的较低层次需要得到满足之后,单是手中有粮,就无法抚平激荡的灵魂了。中国有句俗话,叫作“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可见胃充盈了之后就有新的问题滋生,起码无法达至完全的心平气和。

 

   

 

再说“柔”这个字。通常想起它的时候,好像稀泥一摊,没什么筋骨的模样。但细琢磨,上半部是“矛”,下半部是“木”——一支木头削成的矛,看来还是蛮有力量和进攻性的。柔是褒义,比如“柔韧、以柔克刚、刚柔相济、百炼钢化作绕指柔”,都说明它和阳刚有着同样重要的美学价值。

 

   

记得早年当医学生的时候,一天课上先生问道:“大家想想,用酒精消毒什么浓度为好?”学生齐声回答:“当然是越高越好啦!”先生说:“错了。太高浓度的酒精会使细菌的外壁在极短的时间内凝固,形成一道屏障,后续的酒精就再也杀不进去了,细菌在壁垒后面依然活着。最有效的浓度,是把酒精调得柔和些,润物无声地渗透进去,效果才佳。”

于是我第一次明白,柔和有时比粗暴更有力量。

 

   

柔和是一种品质与风格。它不是丧失原则,而是一种更高境界的坚守,一种不曾剑拔弩张,依旧坚守尊严的艺术。柔和是内在的原则和外在的弹性充满和谐的统一,柔和是虚怀若谷的谦逊和冷暖相宜的交流。

 

   

现代人在风驰电掣的忙碌中,是多么期望自己和他人的柔和啊。不信,你看看报上的征婚广告,净是征求性格柔和的伴侣。人们希望目光是柔和的、语调是柔和的、面庞的线条是柔和的、身体是柔和的……

 

   

当我们轻轻念出“柔和”这个词的时候,你会觉得有一缕淡蓝色的温润弥漫在唇舌之间。

 

有人追索柔和,以为那是速度和技巧的掌握。书刊上有不少教授柔和的小诀窍,比如怎样让嗓音柔和、手势柔和。我见过一个女孩子,为了使性情显出柔和,在手心用油笔写了大大的“慢”字,天天描一遍,掌总是蓝的,以致扬手时常吓人一跳,以为她练了邪门武功。她为自己规定每说一句话之前,在心中从1到10默数,但她除了让人感到木讷和喜怒无常外,与柔和完全不搭界。

 

   

一个人的心如若不柔和,所有对柔和外在形式的模仿和操练,都是沙上楼阁。

 

看看天空和海洋吧,当它们最美丽和最博大,最安宁和最清洁的时候,它们是柔和的。

 

   

 

只有自己的心成长了,才会在不经意之间收获柔和。

 

我们的声音柔和了,就更容易渗透到辽远的空间;我们的目光柔和了,就更轻灵地卷起心扉的窗纱;我们的面庞柔和了,就更流畅地传达温暖的诚意;我们的身体柔和了,就更准确地表明与人平等的信念。

 

 

   

 

柔和,是力量的内敛和高度自信的宁馨儿,愿你在某一个清晨,感觉柔和像云雾一般悄然袭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