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扬才的生态诗歌:天山放歌(十)


维族老人

2005年8月

于吐鲁番

锦毯悬铺满室红,

素衫绰绰面如铜。

曲膝而坐思真主,

眼亮心明耳更聪。

维族巴郎

2005年8月

于吐鲁番

黝黝敦敦如小衲,

白白胖胖似洋娃。

目光炯炯逢人笑,

稚态堪掬不掩黠。

双龙戏水

2005年8月

于吐鲁番

一河洪水两条龙,

乱滚胡翻气势汹。

欲断未来谁闹海,

还须浪打试英雄。

克孜乐

2005年8月

于吐鲁番

蒹葭葱绿水红黄,

躲入其中好纳凉。

趣闹嘻哈装鬼脸,

克孜并不逊巴郎。

混水摸鱼

2005年8月

于吐鲁番

芦溪深处荡鲅鲅,

顺手而捞欲者多。

若是源头清又净,

哪来混水把鱼摸?

麻扎*

2005年8月

于吐鲁番

黄土为墙四面方,

指天穹顶拱中央。

门窗开敞通双界,

死去原即旅异乡。

*麻扎:维语“坟墓”之意。

千年古尸

2005年8月

于吐鲁番

黄沙掩盖千余岁,

我不能知你是谁。

但见穴中灯火亮,

祖先历史闪清辉。

葡萄串

2005年8月

于吐鲁番

剔透晶莹架上悬,

龙须络络漫无边。

金石为钻颗颗美,

汗水成珠粒粒甜。

武帝沙雕

2005年8月

于鄯善

雄才大略气如虹,

遣史凿空汗马功。

从此东西割不断,

丝绸之路万国通。

驼 草

2004年10月

于鄯善

簇叶一团貌不扬,

柔中藏刺性乖张。

虽为荒碛区区草,

沙漠之舟汝护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