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扬才的生态诗歌:天山放歌(七)


哈族牧童

2005年7月

于南山

哈萨孩儿早善骑,

英姿飒爽不横笛。

收缰勒马昂然立,

恰似嫖姚幼驭蹄*。

*嫖姚:指霍去病,因其曾为嫖姚校尉,故称。

丰 碑

2005年8月1日

于乌市

如椽大笔独风雅,沥血呕心两鬓华。

曲径探渊惊四海,直声勘译立一家。

草原永唱江格尔,青史常尊贾木查。

人贵生即无辍日,碑高千丈尚攀爬。

贾老研究《江格尔》,独辟蹊径,博采众长,超前启后,其成果堪称鸿篇巨制,余恭读而仰止。

附贾木查先生回诗:

锟 鋙

吾生先成“探渊”书,好似夺取虎口鹿,

又经“校勘”之磨练,夕照荣膺吴锟鋙*。

人世光阴花上露,癖性好走坎坷路,

浩繁史诗我何献,只求余生不停步。

*吾今七十有二,承蒙吴君赠诗,不胜感慨,遂欣然命笔,将《丰碑》比作宝剑,粗成《锟鋙》,以示谢意。

坎尔井

2005年8月

于吐鲁番

错综有致暗通幽,地下长河不见头。

井底涔涔泉细冒,渠中汩汩水潜流。

万条乳腺萦戈壁,千里荒原变绿洲。

哈密瓜熟堆满道,葡萄珠链缀平沟。

葡萄街

2005年8月

于吐鲁番

高架支离散嫩凉,

玉明晶透送浓香。

肥鲜圆绽摩头坠,

馋坏游人嘴与肠。

高昌怀古

2005年8月

于吐鲁番

台阁楼榭荡无存,唯剩残垣启后人。

武帝屯兵封校尉,天骄赐子认鹘臣*。

一时骠客冰山逝,过场王朝火地沉。

欲解千秋兴废事,须得慧眼辨浮尘。

*《吐鲁番文史》p236载,“1209年,高昌回鹘臣附蒙古,成吉思汗赐回鹘高昌王为自己的第五子,并下嫁公主”。

 

游土峪沟千佛洞

2005年8月

于吐鲁番

灵崖有路任君爬,

达顶方成释子家。

莫怨佛光关照少,

功亏常在念一差。

艾丁湖写真

2005年8月

于吐鲁番

云淡天高隐远山,弥蒙水面半涸干。

游车无惧驰沙上,野兔受惊窜岸边。

碛地炎炎煎浅草,顽石硕硕碾堆盐。

安得鳌背千寻碧,还我丁湖万顷澜。

喀纳斯湖

2005年8月

于喀纳斯

冰峰雪岭连三境,

林木榛榛四岸青。

游艇来回织倒影,

湖光山色令人倾。

喀纳斯河

2005年8月

于喀纳斯

碧波滚滚声跌宕,

气势磅礴不可当。

两岸红松拔地起,

送涛远奔北冰洋。

湖中探怪

2005年8月

于喀纳斯

盛传喀纳出湖怪,

轰动京城电视台。

欲辨人言真与假,

我须下水探明白。